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文章来源:zhanqunjishuduange    发布时间:2020-08-12 09:22:45  【字号:      】

……害怕,这个他人生中不曾出现过的字眼,像是烙印般深深地烙在他的心尖。云暖也高兴。

肖烈看也没看,直接摁掉,扔开继续。中国院参事室饼干烤好,肖婉莹一边高声喊着“舅舅”,一边蹬蹬蹬地上楼。说话间,肖烈抬眸,正对上云暖望过来的视线,他竟然生出了被捉奸的心虚之感。他端起面前的红酒杯,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大口。“困了就睡吧。”已经恢复正常的肖烈从后视镜看到,突然道。

不过小女人也不傻,还知道找他告黑状。肖烈伸出食指点在她的额上,喃喃低语:“老子这辈子真是栽你身上了。”最后,没忍住咬住她嘟嘟的下唇,磨了磨。包厢内还有十来人没走,正坐在一起打嘴炮。因多喝了几杯,嘴里的话越发显得粗俗了起来。

卧室里开着一盏壁灯,云暖躺在床上,被子拉高到头顶。好一会儿,觉得被窝里憋闷难忍,又把头钻出来。她好像变成了肖婉莹的那只宠物龟懒懒,一会儿把头缩进去,一会儿把头伸出来。“你他妈才不行?我们是近亲不合适。”难怪漂亮可爱的女儿这些年一个男朋友都没有,难怪好端端地要离家几千公里去人生地不熟的江城,难怪毕业后放弃了专业去做了秘书,难怪在江城一呆就是六、七年……之前的种种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