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 八卦

豆瓣评分9.2的背后,是不同以往的“魔鬼拍摄”

独木帆
网络
2018-10-11 09:55:47  阅读:
分享

作者 | 韩玥

“整整50几分钟的节目,每一秒都在说着两个字——牛逼。”

这是一位网友在《奇遇人生》豆瓣评论区留下的感叹。随着节目的不断播出,像这样的感叹正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逐渐增多。

作为国内首档明星纪实真人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由腾讯视频出品的《奇遇人生》在真人秀盛行、“同题竞争”严峻的网综时代开辟了一片“蓝海”。节目采用“纪录片+综艺真人秀”深度结合的新形式,通过发起人阿雅与明星嘉宾的探索之旅,带领用户去遇见更广阔的世界,探索内心深处的自己。

与以往旅行探索类节目不同的是,《奇遇人生》的镜头背后由中国顶级纪录片团队加盟背书,无论是拍摄理念还是拍摄手法皆为纪录片拍摄方式,在总导演赵琦看来,“它是一个披着综艺壳子的带有纪实性质的真人秀”。

截至目前,《奇遇人生》在豆瓣已经斩获了9.2的高分。当纪录片跨入综艺领域,所有人都在好奇赵琦如何平衡二者之间的比例、哪种是最适合的嫁接方式,对此,赵琦有些直言不讳:“说实话这个东西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总要有人先去试一下,迈出这一步。”

从纪录片出发

起初,阿雅一直不敢相信赵琦会答应来拍《奇遇人生》。

“我是通过朋友认识了赵琦。但是看完他的百度百科之后就觉得,这么牛的人他会愿意跨足娱乐圈吗?”与其他综艺导演的履历不同,赵琦是第一位同时获得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和亚太电影大奖的中国人,他的作品《归途列车》、《殇城》、《千锤百炼》享誉业界。

赵琦

“对于我来说它就是新的东西,能让我已有的一些技能去探索一个未知的领域,涉及到一些新的操作方式、传播方式,我觉得去多了解一些挺好的。”从本质而言,赵琦认为其实拍《奇遇人生》与拍纪录片时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我做纪录片也就是希望能让大家更多的、独立的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思考自己的人生。”

在《奇遇人生》之前,赵琦一直在拍摄长篇的独立纪录片,通常一部片子要花费两、三年的时间。为了更好地迎接这次综艺跨界的挑战,赵琦放下了其他工作进程,今年只做了这么一件事,“因为人生也没多少时间,说实话,在我心中,它的价值是非常非常高的,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

除了总导演赵琦之外,藏龙卧虎的《奇遇人生》还邀请到孙少光作为摄影指导。他是资深纪实影像摄影师、野生动物和下摄影师,从业16年获得过包括艾美奖,金马奖,纽约电影节金奖在内的世界多个纪录影片重要奖项,更是国内首批拥有GUE(Global Underwater Explorers)和TDI(Technical Diving International)资质的水下摄影师。

某种角度来说,专业的顶级幕后团队成就了《奇遇人生》的一半精彩。细致入微的镜头捕捉和构图的光影描绘带领网友一次次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让节目中的“遇见”和“探索”都更加感同身受。

事实上,这样的一番呈现需要很大的勇气。

“你知道现在都好像讲得很简单,但是在心里下这个决定其实要非常大的勇气。”同样放弃了其他工作机会,一年只专注在这一件事上的还有阿雅。

在《奇遇人生》诞生之前,迅速崛起的网综市场开始在各种垂直品类中深耕细作,但并没有人将纪录片与综艺大胆融合。市场追逐爆款与流量,相对而言则必定过于趋同,变得小心谨慎。幸运的是,阿雅遇到了愿意“第一个吃螃蟹”的腾讯视频和这样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用纪录片的方式拍摄艺人探索世界和自己的过程,这样的想法超出了许多节目的定式思维,但对于腾讯视频来说,却是值得一试的。

在如今竞争日益激烈的综艺市场环境下,作为《奇遇人生》监制、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邱越觉得真正能够赢得市场反响的不是用流量和明星聚集起来的炒作或是在节目中刻意制造的冲突,“一档综艺在内容真正的爆发力是对人内心的冲击。”

作为《奇遇人生》古巴篇的嘉宾,朴树其实刚到机场就后悔了。“我超后悔答应你这个节目,我很不想来。”这是他见到阿雅时说的第一句话。

朴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日程生活状态多半是在家里练瑜伽,一直很少接外面的工作,也不愿意往外走。然而经历“奇遇旅程”之后,在古巴的最后一天,他对阿雅说:“我觉得好像到了可以再出来走走的时候。”

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想要让明星放下防备和包袱真得很难,团队甚至为此讨论了半年多的时间。最终,当节目将主题定为一次真实的人生体验和旅程所遇见的一切,去掉常规的游戏和环节设计,使嘉宾置身自然的现实环境中,放下防备、展示真我就变得不那么艰难了。

在刚刚上线的第三期节目中,嘉宾窦骁全程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登山。而挑战极限运动本就是他最大的兴趣之一。

《奇遇人生》第三期攀登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

在窦骁看来,每一次挑战极限运动,都是在对自己的内心说话,必须直视心中感受,不被恐惧、焦虑、兴奋或不安种种情绪左右,要谨慎作出反应,并为后果负责。这是他的感悟,也是节目想要透过他传达给受众的讯息。

于世为人,于山为峰。当我们用双脚探寻高度极限、以勇气征服巍峨之巅时,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自己,一个更加纯粹、或坚持或放弃的自己。这里的极限和巍峨不仅是查亚峰,也是每个人学习生活中想要跨上的那一个个台阶。

与真人秀碰撞

等待是漫长的。

在印度尼西亚的西新几内亚,这里的七月一直在下雨,窦骁和阿雅在酒店待到了第六天,才等来可以登山的消息。

这样的等待对于纪录片团队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但不同的是,对一档真人秀节目来说,明星的档期始终是有限的。

“以前我们拍纪录片都是拍两、三年,最长拍四年,都是长篇。这次的拍摄都很短,只有5-10天之间,有些地方连调研的时间都不够,对我们来说时间周期非常紧。”孙少光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时间周期之短使得拍摄团队需要更加集中精力,在有限的时间里挖掘出故事的完整脉络。

分集导演录前亲自来到了查亚峰,体验了一回极限攀登,对整个登山过程做了详细了解,将拍摄流程、和潜在问题进行了调研之后,拍板了这次主题,几乎确保了实际拍摄时不会有意外出现。

“我们甚至知道阿雅是上不去的,因为作为拍纪录片的人来说,在故事进行中会做各种各样的预料。根据我们的观察和经验判断,我们知道阿雅本身就恐高,以及她的体力应该是上不去或者到中间就要下来的。”但让孙少光感到意外的是,虽然因为高山反应阿雅从起跑线上下来了,但她一直在不断坚持。

显然,想要征服这座大洋洲第一高峰是不容易的,想要拍摄攀登的全过程更是充满挑战。

在第三期节目中,团队请来了专业级登山向导——孙斌,和中国最好的高山摄影师—— Rocker(王振)。孙斌为全体登山队员进行安全保障,而Rocker凭借强健的体魄和丰富的拍摄经验,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Rocker的经验比较丰富,能力很强,所以始终能够在嘉宾们的上方,从他们旁边的一条线路上找准角度进行拍摄。”孙少光介绍道。据赵琦透露,在拍摄的过程中,Rocker甚至可以一手拿住摄影机的同时用另一只手攀爬山峰。

起初,孙少光可以跟得上Rocker的脚步,但到后来就渐渐不行了,体力的过大消耗使其连窦骁也无法追上。“窦骁本身体力就比我好,速度也很快,后半程只能依靠Rocker完成后面的拍摄。”除此之外,由于山上的气候千变万化,仅两位摄影师的跟拍事实上无法保证素材的完整,孙少光和团队在窦骁、孙斌的头上安装了Gopro,确保在无摄影师的情况下依旧有内容,“你能看到,很多画面还有的是手机拍摄的。”

凌晨四点动身,从海拔4383米的营地出发到4884米的山顶,团队一共用了六个多小时的时间。下山后,每个人的手套里都挤出了满满的汗水和雨水。

六个多小时的攀登最终剪辑为30分钟左右的片段,呈现在《奇遇人生》的正片中。虽然内容篇幅大量压缩,且仅有两台摄影机跟随拍摄,与综艺节目不同的是,孙少光始终要保证登山过程的完整记录,甚至镜头里还体现着某种价值观。

当嘉宾对周遭事物或环境有所反应时,导演有时会将镜头拉近,捕捉细微的表情变化;当嘉宾沉浸在个人情绪中,导演有时又会将镜头推远,留给嘉宾更多个人的空间。

“对一个成熟的纪录片摄影师来说,这是由于长期拍摄各种各样的人,累计形成的自己一套体系。就像练武术一样,对事物的判断、镜头的把控已经形成本能了,不需要再想下一步做什么动作。”

从拍摄理念、方式到手法,《奇遇人生》一直都是以纪录片的模式在操作,只是这次镜头对准了明星,并且有了一个提前设置的大环境。

“我们已经在把纪录片和综艺结合在一起,实际上没有按着拍综艺的方式做这些东西,我们一直坚持自己的创作思路、创作方向来做,希望能够给综艺一些新的可能性。”

对于腾讯视频来说,《奇遇人生》并没有特意将受众群体锁定为90后、或者更年轻的用户。一档节目只要从内容和模式上有所创新、能够触动人心,用户便会喜爱。这其中,当然也包含年轻人。

就目前的成绩来说,腾讯视频与幕后团队的预期,《奇遇人生》或许已经做到了。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