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 文化

故宫茶宴与普洱茶

张耀杰
2018-02-24 09:43:25 阅读:
Aa

故宫茶宴与普洱茶

|故宫茶宴与普洱茶

网络上有一篇为普洱茶背书的文章《到故宫喝茶去》,被各种普洱茶网站和博客反复转载,其中写道:

普洱茶在中国古代尤其是清代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曾经在他的回忆录里介绍说,在故宫一向有着“冬喝普洱,夏饮龙井”的传统。当一些王公大臣因为有功而赏赐的时候,御用的普洱茶也会出现在赏赐物品当中。而在有些特定的场合,喝普洱茶更是身份以及地位的象征。

成为“文华殿大学士”,是清代读书人的最高梦想,能在文华殿喝到一杯普洱茶,是文华殿大学士的无上荣耀。

从午门进入故宫,一直走到太和门,往东拐便是文华殿。这是故宫供奉孔子和存放四库全书的地方。皇帝经常在文华殿里请大学士们讲评四书五经,每到讲经结束,皇帝会向他认为讲解最好的老师敬上一杯普洱茶。在清代读书人中流传这样一句话:“文华殿的普洱茶,一杯顶三年。”

农历春节是最重要的一个传统节日,清代皇室庆祝春节的方式尤其隆重。其中与普洱茶相关的是在重华宫举办茶宴。重华宫属于故宫的西六宫,过去皇帝会在每年正月初二至正月初十之间选择一天举行茶宴。茶宴的内容就是一边享受茶点,一边竞猜皇上出的谜题,猜中的自然会获得一份赏赐,要么是古董字画,要么是艺术精品。

这个时候大臣们的学识就变得极其重要。这也是清代官员们身居高位之后依然孜孜不倦学习进步的一种动力。荣誉与财富的收获,是读书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为了验证这篇文章的真实性,笔者专门到故宫博物院官网查勘到了发表日期为2011-05-16的《重华宫茶宴联句》一文,其中并没有提到普洱茶,抄录如下:

新春佳节来临,紫禁城里的重华宫,各宫殿门上挂着春联、门神,廊庑下摆设了中和乐器,殿内张挂着岁朝图、椒屏,摆设着珍宝盆景、鲜花,整个宫殿群里到处都喜气洋洋。

重华宫原为乾西五所,乾隆皇帝弘历做皇子时在此居住,他即位后,这座“潜龙邸”便重新修缮装饰,升级为宫。满面春风的乾隆皇帝弘历在这里与他的大臣一起喝茶赋诗。君臣同乐的喜庆场面,令每一个在场的大臣不住地感叹乾隆皇帝的盛世文治。

茶宴是清代宫廷安邦治国的礼仪文化活动,康熙雍正两朝皇帝都曾举行过,只是没有形成制度,地点也经常改变,到了乾隆朝,茶宴开始制度化。风雅的乾隆皇帝弘历在乾隆八年(1743年)规定,每年正月,从初二至初十之间选择吉日在重华宫举行茶宴,并增加了作诗的内容,使茶宴更具意趣,更显风雅。

举行茶宴这天,乾隆皇帝御重华宫正殿,王公坐重华宫西配殿,大臣坐重华宫东配殿。东西配殿设摆矮桌10张,每张桌上摆两份茶碗、果盒及笔墨纸砚。茶宴时,乾隆君臣喝的是用梅花、佛手、松仁加雪烹制的三清茶。用的茶碗绘饰着松、竹、梅“岁寒三友”纹样及乾隆御制的三清茶诗。

品茗饮茶,为中国人传统习俗,茶叶品种之多,茶碗类型之盛,都数不胜数,但别具情趣的三清茶以及三清茶碗,更富有文人浪漫色彩和意趣。

乾隆君臣一边喝茶,一边作诗。乾隆皇帝先出题目,并作出首句来定韵,然后群臣依次依韵恭和,这样便写出了每句用韵的“柏梁体”(“柏梁体”为长篇七言诗体)。诗句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小到时令节气,大到国家兴亡,均可入诗,但主要内容还是对乾隆皇帝歌功颂德,盛赞乾隆盛世莺歌燕舞、欣欣向荣的吉庆话语。君臣联句作成的诗文,均载入《御制诗集》,以期流芳千古。

重华宫茶宴又有“重华文宴集群仙”之称,入宴大臣将与皇帝一起赋诗联句,品饮三清茶,看成是最高荣誉,他们感到皇帝对自己的恩宠无以复加。茶宴之后,皇帝要对诸臣进行颁赏。赏赐物中有荷包、如意、画轴、端砚等。这些赏赐物,在茶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赏赐时由皇帝钦定名次颁赏。

乾隆皇帝在位期间共举行过44次茶宴,集诗无数。当他归政之时,将茶宴定为家法,命后世皇帝都要遵守、举行。可惜乾隆皇帝驾崩后,只在嘉庆道光朝举行过数次,到咸丰朝便已荒废了。

张耀杰补记:“联句”是集体创作诗歌的一种方法,相传汉武帝在柏梁台与群臣联句,共赋七言诗,每人一句,每句用韵,一句一意,是君臣联句作诗的“肇始者”,世称“柏梁体”。 清宫联句之俗始于康熙年间。康熙二十一年正月,康熙大宴百官于乾清宫,93人仿“柏梁体”依次联句。此后,雍正四年,99人于乾隆宫宴会联句。乾隆时,改酒宴为“茶宴”,以雪水烹制松实、梅花、佛手的“三清茶”及果点待客,并将茶宴地点改在重华宫举行,同时还形成了每次与联句者限28人的制度,茶宴联句的次数也明显增多,自乾隆八年至六十年,新春重华宫君臣联句就举办过43次。

嘉庆元年,乾隆帝归政时下谕将重华宫茶宴联句定为“家法”,嘉庆、道光时执行不辍,至咸丰时才不再遵行。

在曹雪芹的《红楼梦》中,反反复复记录了清朝时期王公贵族及其公子小姐们附庸风雅的联句游戏,由此也可以感悟到这种毫无创造活力的极其无聊的文字游戏,是如何败坏整个社会的审美情趣和正常人性的。原本是精力充沛、血性十足的游牧民族的满清八旗之子弟,活生生地被标榜诗礼传家的儒教方块字文化,给腐蚀软化成了与汉族儒生一样无能无力的寄生废物。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