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 文化

普洱茶的文化,普洱茶的来源与来历

张耀杰
2018-02-23 09:45:05 阅读:
Aa

普洱茶的文化,普洱茶的来源与来历

普洱茶的前世今生

2003年3月,云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布了普洱茶的定义:普洱茶是以云南省一定区域内的云南大叶种晒青毛茶为原料,经过后发酵加工成的散茶和紧压茶。

上述表述有三方面的界定:一是云南省一定区域内的大叶种茶。二是使用阳光干燥方式。三是经过后发酵加工。

这个定义,既包括历史上云南大叶种晒青毛茶及制成品经自然发酵而来的普洱茶(存放也是一种加工方式),也包括现今人工发酵的普洱茶。

云南大叶种茶属性物质重,加工的晒青毛茶苦涩浓烈,发酵陈化后,其浓烈性味得以收敛,杂味散失,转为醇厚甘滑。普洱茶品性温和,既不似绿茶清寒,又不似红茶浓烈,独具陈香、醇厚、甘滑的风韵。人工发酵普洱茶加工制成后,须存放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云南普洱茶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和缓发酵,达一定年份后内香凝聚,活力愈加充沛。云南大叶种茶在自然演化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通过后发酵尽展自己的独特价值。

云南普洱茶的感官要求:其外形色泽褐红,内质汤色红浓明亮,香气独特陈香,滋味醇厚回甘,叶底褐红。

云南大叶种晒青茶品,兴于东汉,商于唐朝,始盛于宋,成熟于明,繁荣于清,衰于民国,复兴于今。

据《滇海虞衡志》、《滇略》、《普洱茶记》、《普洱府志》等史籍文献记载,东汉时期开始人工种植茶叶,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悠久历史。

唐朝时期,晒青茶开始作为商品行销西藏和内地,南宋李石《续博物志》中记载:“西蕃(即西藏)之用普茶,已自唐时。”

宋朝时期,大理地方政权在步日部设“茶马市场”,以茶叶换取西藏的马匹,并因“以茶易西蕃之马”而形成了历史上第一条滇南普洱至西藏的“茶马古道”。

至元朝时期,云南茶随蒙古人西上而进入俄国。

明清时期,茶业更加兴盛繁荣,清《普洱府志》记载:“普洱所属六大茶山……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十万余人。”

清代雍正七年,云贵总督鄂尔泰在普洱茶区建立贡茶场,并驱逐新旧商民,设总茶店以笼其利权,加之官茶扰民,导致茶山荒芜。

雍正十二年,云贵总督高其倬听从夫人蔡琬的建议,针对普洱茶区发布了“禁压买官茶告谕”和“再禁办茶官弊徼”,削减了贡茶数,恢复了自由买卖,普洱茶开始大量进入京师,并受到清朝宫廷的宠爱,大大促进了普洱茶的生产销售产销。

《清朝通典》1780年记载:“茶课,云南行引三千,额征银九百六十两”,标志着普洱茶生产逐渐进入历史高峰期。

清《普洱茶记》写道:“普洱茶名遍天下,味最酽,京师尤重之”。

1992年负责编写《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志》的茶叶高级工程师彭承鑑老先生明确指出,历史上的普洱茶商品名称,是清代以后追记的。

说到普洱茶,不能不提到普洱茶市。普洱茶市的形成,起决定作用的是周边的磨黑盐矿。

云南不靠海,生活在大山里的少数民族吃盐是一个天大的问题。普洱的磨黑镇地下有盐矿,周围几大茶山的乡民靠它来生存。除牛羊皮张外,换盐的大宗商品就是茶叶。普洱出现一个大的交易市场,成为普洱茶的集散地也就不足为奇。据史籍记载,滇南之茶均集散于普洱府,然后运销各地,故以普洱茶著称于世。

晒青茶缓慢的干燥过程,使茶叶在干燥过程中仍然含有较高分继续变化,以至于色泽和内质与烘青茶大相径庭。加工完的晒青毛茶,水分还保持在12%以上。马帮担心茶叶破碎,捆扎和运输途中加清水回软茶叶。为缩小体积,方便运输,晒青茶被蒸压成团。

先民们不是“仙人”,他们在按习惯和传统做这些事时,不知道什么叫发酵,不知道晒青茶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其它茶类经多年改进,定性好,成品后千方百计避免变。但按原始方式生产的晒青茶却从来都在变,并最终得益于这种不断的变。

晒青茶含水分较高的茶胚,一站一站等待交易前的存储,漫长的马道,闷热的河谷,凉爽的山岗,时间在变,环境在变,自始至终在变。无穷的变化是普洱茶的灵魂和活力源泉,是普洱茶区别于其它茶类的一个重要方面。可以说,晒青茶的传统工艺和云南特殊的地理环境形成的交通状况决定了普洱茶的身世。

人工发酵普洱茶(俗称熟普)50年代初期出现于香港。云南省于1974年开始在昆明茶厂试验生产人工发酵普洱茶,随后推广到勐海茶厂、下关茶厂、普洱茶厂、澜沧茶厂和宜良茶厂。

20世纪70年代,随着海峡两岸恢复商业往来,台湾茶人开始到大陆来寻找和投资普洱老茶。1995年,台湾师范大学体育系教授邓时海,在台湾出版具有传奇色彩的半真半假的《普洱茶》一书。

2004年4月,邓时海的《普洱茶》一书被当作普洱茶圣经引进大陆,带动了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的普洱茶市场。随着普洱茶陡然升温而“供不应求”,参与炒作普洱茶的各种势力要求政府重新修订普洱茶的既定标准,核心问题是希望将未经发酵的生茶纳入普洱茶,同时还包括对其中水分、灰分(300度高温燃烧后的非有机残留物)的比例规定过严提出异议。主管副省长孔垂柱在临沧会议上为普洱茶标准定调说:生茶为什么不能是普洱茶?

从2003年1月出任云南省分管农业、水利、林业、扶贫等领域的副省长孔垂柱,借助台湾、香港、广东商人大肆炒作普洱茶的东风,动用手中的公共权力强行推出所谓“普洱生茶”的概念,人为制造了普洱茶业界的混乱局面。

被称为“普洱生茶”的晒青毛茶,原本是制作普洱茶的原材料,技术门槛低,在茶客认知弱的情况下赚钱容易,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制造政绩,但是,不适合直接饮用的“生茶”鱼目混珠,在制造市场混乱的同时,还让许多盲目跟风的收藏者和商家付出了人财两空的沉重代价。用云南省茶业协会会长邹家驹的话说:

“云南晒青绿茶经后发酵演化出普洱茶,使晒青绿茶具有一种特殊的二重性:在绿茶市场上是成品;在发酵茶市场上还只是原料。晒青绿茶的二重性造成一些人的思维混乱,他们营造了一个既可容纳不发酵茶又可容纳发酵茶的同一市场体。实为晒青绿茶的生茶冒名顶替,淹没了普洱茶的后发酵演化过程和发展历史。更为严重的是,一个概念两种定义,有如用一个规则同时裁判足球和篮球两种比赛,最终导致足球可用手,篮球可用脚的混乱局面。”

2005年的“马帮茶道·瑞贡京城”活动,是普洱茶第一次在全国范围的大规模营销活动。5月1日,一支120匹骡马、数十位穿着传统服饰的赶马人组成的云南马帮,从云南思茅市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出发,穿越云南、四川、陕西、山西、河北、北京六省市的近百个县市,于2005年10月14日到达北京。与百年前的马帮进京不同,这次走的虽是古道,但整个马帮配备了8辆汽车用于运送粮草、住宿、探路,加上厨师与保卫人员等,共计68人之多。

配合着马帮八千里运茶活动,策划者又设计了9个噱头——沿途义卖,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盛世福坛马帮普洱”新闻发布会和拍卖会等等。沿途拍卖过程中,成交价格一路上升。当马帮到达终点北京后,在北京老舍茶馆举行的云南普洱茶慈善专场拍卖会上,相声艺术家姜昆主槌,演员张国立捐赠的一款普洱茶拍出了160万元天价。

接下来,思茅市和中央电视台合作重走茶马古道,申请改名普洱市。

2007年5月,以广东芳村茶叶市场为龙头的南方普洱茶价格开始大幅跳水,成交量迅速萎缩,从而带动了北方市场包括一直兴旺的北京马连道茶业市场普洱茶价格下滑,并迅速波及全国。很多地方的跌幅都在30%至50%之间,广东市场普洱茶的跳水幅度几近50%。

在此后十年中,普洱茶市场像大陆股市一样,一直处于重创之后的低迷状态之中。其中的一个重要插曲是,2014年7月12日,前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孔垂柱去世。此前,关于其感染艾滋病自杀的传言已不胫而走。凤凰网特派员通过到云南多地深入调查所获得的第一手采访资料证实,孔垂柱早在2009年就已经染上艾滋病,并曾三次自杀,最后在接受调查期间,于2014年7月12日跳楼身亡。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