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 文化

散文:我们村的知青

独木帆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2-22 21:29:33  阅读:
分享

散文:我们村的知青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傍依在九万大山的脚下,深藏在广西最西北的角落;我们川山乡又于环江县的西北部,躲在木论国家自然保护区的边缘;而我们下干村又处于川山乡最偏僻的西北部,与贵州仅一山之隔,与南丹县隔河相望。这是一个古老的小山村,前有一条清亮的小河蜿蜒而过,背靠巍巍大青山,祖祖辈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少有人走出山外,也很少有人从山外走进来。群山环抱之中,宁静而安详。

然而有一天,这种亘古的宁静被打破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夏天,从村前通往山外的唯一一条泥泞小道,跌跌撞撞地走了十多个年轻人,一脸的朝气和热情,有些整齐泛黄的军装上沾满了斑斑点点的泥浆。在泥路上的跌打滚爬,让这些年轻人掩饰不住疲惫。随来的公社干部作了介绍,这是柳州市里派来支援我们农村的知识青年。柳州市?!在哪里?跟北京一样大吗?大伙都有点傻了,没出过山门,隐隐约约听说是北京市最大,画报纸上也常常画有,可柳州却没听说过。大伙最多到过公社里的圩镇做些买卖,什么城市也没见过,这样大地方来的人,让大伙感到几份新鲜,有几份崇敬,但大伙终于有了“城市”这个概念。

倒是这些城里来的姑娘小伙子口齿伶俐,用大伙半懂不懂的柳州话叽哩咕噜地自我介绍了一大堆,当时村里没有知青营房,便先派到村里各户人家里去,过了几个月便在村中的空地上专门给这些年轻人搭了营房。

既然是来支援农村建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就下田地干活。看着他们热情地把整洁的军装换下,换上工作劳动服,跟着村里的人下田地干活了:男的学插秧耙田这类重活,女的学拔秧撒肥等轻一点的活了。把工作分配停当,这些年轻人便扛着锄头挑着簸箕,雄赳赳气昂昂地往田里去了。

站到田边,望着田里镜子般的,二话没说,卷起裤脚,捞起衣袖,,露出白生生的肉,准备大干一番,脚踩进田里,泥浆溅上来,弄得一身的泥,有些尴尬。突然间,有人在田里大呼小叫,胡乱狂奔起来。出什么事了?大伙情不自禁地围过去,一看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一位知青姑娘被又黄又长的蚂蝗叮上,用手拼命甩开。谁知这蚂蝗却穷追不舍,一看田里倒是有几条或黄或黑的蚂蝗在四处寻找目标,城里的年轻人四处逃散。村里人觉得好笑,但想到他们原先就根本没下过田,不知蚂蝗为何物,于是大胆走过去,伸手过去,一一把这些闲逛的蚂蝗捞起丢上岸,大伙这才安安心心地干活了。

可这田里的活并不好学,城里的姑娘们白嫩嫩的手一抓秧苗,便使劲往上拔,“哗啦”没出水面,只拔出秧苗的上半部,其余的根部全断在水下。村里人见势,赶紧过来老手把手地教:秧苗要握住它的最底部,劲要从根部开始使。这些知青学东西学得也挺快,没两下,就有些运用自如了,只是弯下的腰不争气,没过半个小时,便要气喘吁吁地坐上一阵,让腰杆挺直挺直。年轻小伙子呢,跟着插秧,刚起的一两行,棵对棵,行对行,整齐美观,像是用几何估算出来的。但渐渐不知不觉地,原先整齐的一行,现在却像个抛物线一样弯弯曲曲。再看老乡,一行行一排排,直溜溜到底;左看看右看看,都是那样整整齐齐的。小伙子自叹不如,在村里人的帮助下,从这边的田坎上拉一根线到那边的田坎,沿着线先栽下两棵秧苗坐标志,这小伙子们才慢慢地一行一行地沿着栽直了。

几天下来,这些年轻人消瘦了许多,腰酸背痛,有走不了路的,村里的人也看着心疼,晚上帮他们用热水敷着那些红肿的地方,慢慢地,他们便恢复了,而且干活的速度也很快了。

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里,那时还没有电,太阳落山,四处都变得黑黝黝的,很是寂静,只有一些忙活的人家在亮着一两豆灯光。白天劳动累了,可累不倒这些城里来的年轻人,他们在自己的营房,唱起歌,那嘹亮的歌声飘荡在寂寞的山村的夜空,格外地悦耳,仿佛把小山村村叫醒了。这歌声挺动人的,搅乱了这些祖祖辈辈日落而息的人们的心。特别是村里的年轻人,忍不住冲出黑暗,来到知青的营房边,跟着他们学起歌来,以便自己在寂寞的时候也能哼上一两句,有时见到知青们还带看一些书,便很羡慕地请教他们几个字,一来二去,这些城里来的年轻人,找来村干部,说白天劳动,晚上办夜校,教村里的人唱歌学识字。村里人高兴极了。

真是太感谢这些从柳州城里来的年轻人。小山村的夜晚不再寂寞,村里特地留足了一个晚上用的煤油,于是处于村子中心的知青营房,便成了大伙娱乐的中心。歌声一阵接着一阵,唱响了整个小山村。这些歌曲便在村里人唱开,原先只会唱山歌的村里人终于也哼起时代的流行歌曲。学唱的歌多了,便分组分队拉歌,歌声一浪起过一浪,不仅是晚上唱,白天在田间地头休息时候,这些年轻人就带动大家把歌拉起来。整个田野歌声此起彼伏,欢呼雀跃,劳动的疲劳竟被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大家干活的劲头更足了。晚上唱歌之余,知青们拿起他们带来的书本,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村里人,跟村里人说书里有趣的故事,说学文化的好处,还说了外面世界的精彩,说得村里的年轻人眼睛为之一亮,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是这些从柳州来的知青,让这孤寂的小山村懂得了除了填饱肚子,还有许多更快乐的事情;除了小山村的山清水秀,还有外面更清彩的世界,于是村里读书的人渐渐多了,尤其是那些知青返城后,村里的年轻人很渴望到城里去,但唯一的希望只能是拼命地读书。在这种精神的冲动下,有人考上高中了,有人考上中专了,更有人考上大学了,像知青一样生活在城里了。

只可惜这些热情的柳州知青只在这里呆四五年,便陆陆续续地回城里去了。来的十二个人当中,有几个也在环江县城安家落户,成了地地道道的环江人。刚回去的几年,有的知青也曾经回到这偏远的小山村,见见过去的老朋友、老乡亲;前些年,还有些柳州知青在乡里开了一条路,这些热情善良的知青们并没有把这孤零零的小山村忘记。

柳州的知青走了,留下了夜校。村里学到些文化的年轻人接过了接力棒,晚上书声依旧朗朗;柳州的知青走了,留下了歌声,昏黄的灯光下歌声依旧飞扬;柳州的知青走了,留下小山村人们对他们满腔的感激和思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