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 文化

散文:讲给朋友的故事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2-22 21:28:08 阅读:
Aa

散文:讲给朋友的故事

我久久地望向窗外,灯光下纷纷扬扬的飞雪是今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覆在车子、护栏、树上,足有七八公分厚,不紧不慢地恐怕要下一个晚上了。灯光下的雪花仿佛是落在心上的,暖暖的被包裏在一片宁静里,在这时侯来回想一些旧事,应该是最合时宜的。

大约在两个月前的一次出游中,我为朋友设置了一个悬念,说有个故事很感人的,要讲给他听。他可能迫切地想知道故事的梗概吧,后来在微信上或见面时免不了问什么时侯能兑现诺言,真是让人家望断秋,说心里话不是有意吊胃口的,凡事都得讲个缘分的。

记得是初秋时分,有朋友邀我一起到邻市出访,说好当天要返回的。眼看到了傍晚,众人却没有返程的意思,可是我必须要回去的,否则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且是没有任何理由推托的。与同行的朋友们打过招呼后,又向路人问清楚了返程的路线,那就是要赶到县长途客运站坐客车,到了S县城倒一趟车才能回去。依照眼下的时间看,是否能赶上末班车还是未知数,再就是赶到那里天已经黑了,要是租黑出租车回去,凶险难测,当时走得急身份证也忘记带了。

与我同行的四人中,其中有两人叫不来名字,更不知道彵们是哪里的?做什么的?我拿定主意要回去,他们稳当地坐着,没有一人说话,更没有一个表示能够陪我返程。我这时候十分后悔自己做事不慎重,不想后果,恨不能生出一双翅膀飞回家。对能否顺利回家忐忑不安,甚至充满恐惧,可是没有任何理由乞求别人的同情和怜惜,更不能让人看到落泪。

这时恰好来了一辆红色电动车,红色就是喜气啊,会带来好运的。我问好师傅车费,要他送到长途客运站。他弄清楚是我独自坐车,就说怕是没有车了,即使坐上怕去了S县也没车了,显然替我着急。师傅放心,不会有事的。我毫不犹豫地下车,坐上了他的电动车,心里猛然放下了什么,瞬间得到了解脱,隐约中还获得了一种欣喜。我再没必要受制于人或困宥于什么人了,也许从此不会有山重水复了。

车走开没多远,听见有人喊师傅停车,喊话的就是同行的一人,我叫不来他的名字。见他匆匆地跑过来。师傅,停一停,停一停。车就停在了路边。他说要记下他的手机号,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这番话显然是说给我的,当然明白“什么事"指的是什么了。谢谢!谢谢!有事,我会打给你的。说实话匆忙中并没有看清他的容貌,那充满真诚的笑容却真切地印在了心底。我每每想到时,感到一股暖流在心底流淌,这种温暖会伴随我至生命的终结。

夜很深了,窗外还在落雪,四周无声。我遵守着诺言,在约定的时间里为你写下了这个故事。其实还想对你说,人生何处不相逢,于他,于你,都是我生命中该遇见的人,你说不是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