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曾有"在华日人反战同盟" 被称"日本八路"

独木帆
2015-07-14 10:27 阅读:
Aa

7月12日,星期日,随着暑假的到来,来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内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伟大胜利 历史贡献》”的青少年越来越多。

孩子们在家长的陪同下,在一幅幅图片、一件件文物、一张张展板前久久驻足,在抗战精神的感召下,缅怀先烈,洗礼心灵。

义士寸草心 铁证传至今

抗战馆展馆的墙上,悬挂着上海光明书局发行的《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和日本外务省发行的《国联调查团报告书》。报告书斜下方,摆放着一个透明的多媒体展示台。一件蓝色的布兜上用红色的丝线绣着英文“TRUTH”(真相),几张中英文双语汇编的文件复印件摆放在一旁。这背后,有着沈阳9位爱国义士搜寻日军侵华证据,将生死文件交给国联调查团的故事。

“九一八事变”后,国际联盟派出调查团调查事变始末。以著名银行家巩天民为首的沈阳9位爱国知识分子在得知消息后,立即秘密自发组成了“国联外交爱国小组”。

在腥风血雨、暗无天日的沈阳城里,爱国小组秘密搜集到几百份珍贵材料,最终形成一份400多页、文图量相当大的英汉双语汇编文件。

汇编文件完成后,还有一个特别关键,也特别危险的程序:根据国际法庭的法律原则,提供材料者必须在文件上郑重签字,否则没有法律效力。9位义士毫不犹豫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名者之一张查理的夫人宫菱波还特意为这册材料赶做了蓝缎子外皮,又用红丝线绣上“TRUTH”(真相)字样。

当国联调查团几经辗转于1932年4月21日到达沈阳后,沈阳九位置生死于度外的爱国义士,终于将这份生死文件当面交给调查团。这份《真相》也成为《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对日军侵华行为作出定性的重要依据。

2008年,“九义士”的后人从日内瓦的联合国图书馆将这份证据进行了复制,带回国内,陈列于沈阳“九一八事变”博物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此番又复制了一份于陈列馆中,向世人证明着那段历史的真相。

樱花未见成 反战共同盟

“暖春来了,樱花也开了……”一张70年前设计精美的传单引人注目,传单左下角,一位日式装扮的女子在翘首盼望。这是“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苏中支部印发的《回家看樱花去吧》传单。

1938年,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又指出:“对于日本士兵,不是侮辱其自尊心,而是了解和顺导他们的这种自尊心,引导他们了解日本统治者之反人民的侵略主义。”八路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和毛泽东的论述都强调了对日俘不加侮辱,尊重人格,这正确的对日俘虏的政策,发挥了巨大威力。

1942年8月15日至8月30日在延安召开了华北日本士兵代表大会和华北日人反战团体大会。大会统一了华北日本反战力量,成立了反战同盟统一机构——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抗战期间,“在华日人反战同盟”是一支特殊的国际主义队伍,他们被中国老百姓称为“日本八路”。

此次展览还展出了黄土岭战斗中八路军使用的迫击炮。在这次战斗中,被誉为“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华北方面军独立第2混成旅团陆军中将,再也没能回到家乡看一眼樱花,就“凋零”在了太行山上。阿部规秀也是抗战中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

亲子同参观 言传寓少年

在一幅“日军在沈阳外攘门上向中国军队进攻”图片前,13岁的北京中学生姜潇雨久久驻足。他的手里拿着八年级上册的《中国历史》教材,第14课《难忘九一八》中,一幅同样的照片,吸引了他的目光。母亲和他用历史书对照着展板,再次重温了那段屈辱的历史。

翻看着历史书,姜潇雨连连说:“勿忘国耻。”

抗战馆展厅大门的东侧,留言台成了不少观众参观展览的最后一站。来自安徽的10岁小朋友喻萧漩这样写道:“我一定要铭记历史,记住和平,制止战争,让更多的孩子永远永远住在一个美好和谐的家园。”

在留言中,最小的留言者是3岁的鲁佳琳小朋友,她在父母的帮助下,写下了“我爱中国,珍爱和平”八个字;山西孝义12岁的郭晋恺小朋友一笔一画地将“铭记历史 缅怀先烈 珍爱和平 开创未来”抄了一遍;北京朝阳区平乐园的11岁小朋友孙雨萱写道:“我们美好的生活离不开先烈们的努力!珍爱和平 开创未来”;广东省11岁的张祥毅写道:“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只有牢记历史,吸取教训,才能开创更为美好的未来,防止悲剧重演,参观这个纪念馆让我懂得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和看不到的历史事实,这是一个意义十分巨大的纪念馆,极具教育性。”

河南郑州的潘雪凤对记者表示,要多带孩子参加这样的活动,一个个真实的抗战故事,正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本报北京7月13日电 本报记者 董 城)

精彩推荐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