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1956年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细节

网络整理
2015-03-28 17:14 阅读:
Aa

1950年7月18日,根据协议,中国政府正式接收苏联移交的侵华日本战犯969名,之后将其押送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

1954年1月,中央决定审判这批战犯。1956年4月,毛泽东主席签署《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犯罪分子的决定》,要求“对于日本战争犯罪分子的审判,由最高人民法院组织特别军事法庭进行”。

特别军事法庭于1956年6月9日至7月20日,分别在沈阳和太原两地开庭审判45名日本战犯。沈阳是这次审判的主审地。其中,6月9日至19日,是对铃木启久等8名军队系统战犯进行审判;7月1日至20日,对武部六藏等28名伪满洲国日本官吏进行审判。

此间,时任中央政法干部学校东北分校教员的权德源在法庭上做材料整理等工作。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已经78岁的权德源回忆当年法庭内外的具体情景,仍感觉历历在目。

身着西装的律师显得特殊又抢眼

沈阳特别军事法庭设在当时的辽宁省政治协商会议礼堂,即现在的北陵电影院。

权德源记得,法庭内部设置是在东边墙上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台上是审判长、审判员席;台下法庭区域是正方形,前面是书记长席,北侧公诉人席有30多位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入座,对面南侧是律师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位律师入座;审判长正对面北侧是被告席,旁边是翻译员席,南侧是证人席;法庭区域外是旁听观众席,有100多个座位。观众一律凭由特别军事法庭发给各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入场券入场,法庭区域的四角由解放军战士站岗。

特别军事法庭成员都在胸前佩戴黄铜胸章,胸章上用大红印刷体分三行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法庭成员一律穿着当时的法服,公诉人穿着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服,律师穿着黑色西装并佩戴领带,夹黑色皮包,由于当时社会上几乎没有人穿西装,他们的打扮显得很特殊,也很抢眼。

身体不好的战犯被允许坐着受审

特别军事法庭根据审判刑事案件的规定程序进行审理。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进行法庭调查,证人出庭作证,被告和律师发言。

审判被告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时,第一个出庭作证的是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他入庭时,庭内所有摄影记者的镜头都集中到他身上。

权德源记得,溥仪长得细高、长脖子、戴黑框眼镜、穿一套犯人穿的蓝色衣服。他在证人席上站稳之后头一句话是“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汉奸爱新觉罗・溥仪”,之后他从上衣兜里拿出书面材料,揭发控诉伪满洲国最高权力机关总务厅的罪恶和被告古海忠之的滔天罪行。

其他被告人的数十位证人都是被害者的亲属及知情者。他们怀着对日本战犯的刻骨仇恨诉说当时的悲惨情形,强烈要求法庭严惩日本战犯。

这个情节很雷同:公诉人每次宣读完起诉书、证人证言后,审判长问被告:“有什么说的?”被告说:“都是事实,认罪服法。”

律师团的律师们在依法履行职责后,向审判长提出让那些身体不太好的被告坐下来受审,审判长采纳了律师的意见。

律师给战犯辩护许多群众不理解

有一天,权德源搭乘特别军事法庭律师团团长王敏求的车回家。路上,王敏求从皮包里掏出几封信说:“这些是广东、浙江、上海等地群众寄给特别军事法庭律师们的信,信里责问:你们是吃中国人的饭,却给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法西斯分子辩护,你们的中国人的立场跑哪儿去了?王敏求说,群众对日本战犯的愤恨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不知道在这样的法庭上必须有律师参加的规定。”

审判进行到最后一天,由审判长贾潜宣读判决书。27名被告站成三列,宣判完之后,所有的被告都泪流满面,感激中国法庭对他们的宽大处理。被告武部六藏因病住院,法官到病房去宣判。

此间在太原还审判了日本侵华军人案,沈阳、太原两地共判决了45名被告。根据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不判处一个死刑和无期徒刑”的精神,对45名被告分别判了8年到20年不等徒刑。刑期是从1945年被关押时算起,当时已过去了11年,其中改造表现好的可提前释放,充分体现了人道主义的宽大政策。

对其他900余名职务较低、罪行较轻、悔罪表现较好的日本战犯,最高人民检察院分三批免于起诉,立即释放。

领完释放证战犯变成外国客人

这年7月下旬,沈阳特别军事法庭对28名被告宣判之后,权德源等法庭工作人员去抚顺协助检察院工作。

在抚顺市人民政府大礼堂,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了第二批300多名日本战犯免于起诉、立即释放大会。这批日本战犯大多是50岁以上满头白发的老人,他们10人一组上台领释放证。当时,他们好像学生学习结束后领毕业证似的,又高兴又感激。被释放者代表在讲话中说:“人类历史上出现第一个法律以后,哪一个朝代、哪一个国家的法律都规定:杀人者偿命。我们杀了那么多人,能活着回去,永远忘不了这个恩德……”

发完释放证,被释放者摘下胸前的“战犯名签”,就不再是日本战犯了,而立即变成外国客人,这些人当天晚间没有去战犯管理所,而是去宾馆享受国际友人的待遇。

次日上午,战犯管理所在露天剧场召开欢送大会。广场南侧是这次被释放的300多人,北侧整齐入座的是尚未被释放的400多名战犯。

战犯管理所金源所长用流利的日语讲话之后,由在押战犯代表致送辞。按他们的旧习惯,在一尺多宽、两米多长的白纸上用毛笔竖写送辞,其内容主要是:你们在伟大中国人民宽大政策下回国,回国之后不要忘记中国人民的教诲,反对战争,为维护和平事业做贡献,我们也努力改造,争取早日释放回国。送辞朗读完后,被释放人员代表致答辞。

他们离开中国时,管理所给每人发了毛毯、新衣服、皮鞋和帽子,背包里装了牙具和手纸。不少人看到这些东西,红着眼圈感激地说:“伟大的中国人民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连生活上这样细小的事也没忘。”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