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美军强奸北大女生事件真相

独木帆
2015-03-28 17:22 阅读:
Aa

1946年美军强奸北大女生事件真相

原载《我经历的北平地下党》,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

轰动一时的沈崇事件

自1946年夏季国民党政府发动大规模内战以来,美国给予国民党政府种种军事援助,驻华美军像过去的日本占领军一样,趾高气扬地在街上横冲直撞。美军的吉普车,载着吉普女郎在人群中穿行,吓得老人小孩纷纷避让唯恐不及,这种场面已然是那个年代的典型画面。我几次站在燕京大学校门前,眼瞅着美军的坦克隆隆开过,履带发出刺耳的噪音,轧碾得路面地震般地颤抖。这一切重重地敲击着我的心扉。我想,这里是我们中国的土地,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怎么能够容忍外国军队这样恣意横行?我们燕京大学党支部意识到,应该把揭露国民党政府进行反人民的内战和美国的侵略暴行作为当前的中心任务。在地下党的引导下,燕京大学各个社团通过壁报,不断报道各地美军强奸妇女、射杀学生、欺辱中国百姓的种种暴行,激发着广大同学的爱国热情。在这一年年底,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美军暴行的游行示威斗争。

消息不胫而走,尤其在学校中引起强烈反应

1946年12月24日,正是西方国家圣诞节前夕、即“平安夜”。北京大学先修班(相当于预科)女生沈崇去平安电影院(解放后称儿童电影院,20世纪90年代拆除,现为东方广场)看电影《民族至上》,途中被驻北平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两个士兵绑架到东单练兵场的小树林里强奸。沈崇大呼救命,恰有行人路过听到,遂向北平市警察内七分局一段报警,警士关德俊打电话通知中美警宪联络室派人至肇事现场。肇事美兵皮尔逊威廉姆被带到北平市警察局讯办,另一肇事美兵普利查德此前逃逸。这便是轰动一时的沈崇事件。

1946年美军强奸北大女生事件真相

第二天(25日)圣诞节,北平一家民营通讯社亚光社获悉这一事件,于当日下午发出一条消息。北平警察局得知,局长汤永咸把亚光社总编辑王柱宇和其他一些报社的记者请到警察局,通知他们不得报道此事,并要求他们当场具结。与此同时,汤永咸打电话给国民党的中央通讯社,让其通知北平各报不要刊登这条消息。据此,中央社向各报发了一个启事:“顷警察局电知本社代为转达各报,关于今日亚光社所发某大学女生被美兵酗酒奸污稿,希望能予缓登。据谓此事已由警局与美方交涉,必有结果。事主方面因颜面关系,要求不予发表,以免该女生自杀心理更形加强。容有结果后,警局当更发专稿,特此转达。”

然而事与愿违,次日(26日),《世界日报》《北平日报》《新生报》《经世日报》都刊登了亚光社的消息。《新民报》更是别出心裁,将中央社的“启事”改编成新闻刊登出来。

消息不胫而走,尤其在学校中引起强烈反应。北京大学校园内的壁报上纷纷贴出各种抗议的言论,最具有代表性并广为传播的一篇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两个美国兵,把一个中国的女大学生拖去强奸了!凉血的才不愤怒,奴性的才不反抗!美军必须滚蛋!”它充分反映了中国人民的是非判断和思想情绪,我们这一代的很多人都清楚地记着那经典的一句:“凉血的才不愤怒,奴性的才不反抗!”

然而官方的态度却与人民群众形成鲜明的对照。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为控制北京大学,派国民党中央委员陈雪屏担任北京大学训导长。陈雪屏在北大积极发展国民党、三青团。沈崇事件发生后,陈雪屏把北大先修班座次表拿去,抹掉了沈崇的名字,而后声称:“该女生不一定是北大学生,同学何必如此铺张?”

国民党中央社胡说沈崇“尚无显著被奸污之迹象”。联合社造谣说“少女勾引,彼系狎游,并曾言定夜渡资”。

北大的特务学生贴出一张“情报网”,造谣说“最近延安曾派若干女工作人员赴各地,专门以各种技术诱惑美军,造成事件”。

在北师大的壁报栏里,国民党、三青团分子贴出“情报网”,诬蔑沈崇“是共匪女谍,故意勾引美军,施行苦肉计”,“共产党制造学潮,同学勿受利用”。

针对造谣中伤和歪曲事实,我们的党员和进步群众采取深入调查披露事实真相的方法予以有力的回击。

地下党员《益世报》记者刘时平到北大教务处查询,根据注册卡上沈崇本人的填写“沈崇,19岁,福建闽侯人,先修班文法组新生,永久通讯处:上海古拔路25号”,在报上披露沈崇确系北大先修班女生。

北大地下党员、女同学会主席刘俊英等8位同学前往沈崇在北平的住处、其表姐家八面槽甘雨胡同14号登门慰问。沈崇的表姐接待了她们。针对诬蔑造谣,她驳斥说:“沈崇是一名门闺秀,她的祖父是沈葆桢,曾任清朝两江总督;她的父亲是南京政府的交通部官员。她是北大先修班的学生,不仅认识北大训导长陈雪屏,而且同陈还有亲戚关系。陈雪屏的妻子是翻译家林琴南的族女,沈崇的母亲也是林家之女。”沈崇表姐介绍说:沈崇“是12月初随联大的复员煤船从秦皇岛转道来平,是本届北大先修班在沪录取的新生”。“沈崇平时身穿蓝旗袍,脚穿一双绒布鞋,是一位正派、朴实的女学生,与美军素无来往”。刘俊英等回校即在壁报公布访问记录。稍后燕京大学的《燕京新闻》也到甘雨胡同14号采访并刊登了《沈女士访问记》。以上内容一经公布,反动派的一切谣言不攻自破。

当圣诞节前夜北大女同学被美国兵奸污的消息传到燕京大学后,抗议海报很快贴满了图书馆大楼,同学们纷纷要求行动起来,罢课游行。

12月29日晚,国民党特务分子打砸了北京大学“抗暴筹委会”。消息传到燕园,同学们群情激奋。学生自治会连夜召开学生代表大会,会上决议,与清华、北大一致行动,游行请愿。连夜派梁畏三(赫鲁)、曲慎斋去清华联系,商议如何共同行动。深夜两点,他们到清华与清华学生自治会严令武、方复、杨立等见面,商议决定趁热打铁,在30日上午两校联合游行。

当时我在燕京大学还没有接到北平学委关于游行的指示,但是我亲身感受到群众情绪激昂,迫切要求行动。我立即找饶毓菩、戚天庆等同志商量。我们认为,群众的情绪正在汇集成一股不可阻挡的怒潮,我们必须顺应这个潮流,坚决支持,积极引导。于是决定分头通知地下党员团结更多同学积极参加这次抗暴游行。我又去通知清华的孙仲鸣动员同学参加游行。当天夜里,我在宗教楼的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写标语、印传单、画漫画、做小旗,为游行做各种准备,度过了一个紧张而兴奋的不眠之夜。

燕京大学的党员都积极参与了游行的发动和组织工作。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的三位主要负责人沈立义(轲犁)、殷书训、包儒积极组织,十分活跃。当时他们还没入党,是党的外围组织成员,经过抗暴斗争的洗礼,后来都加入了党的组织。

12月30日一早,燕京大学同学就到操场上集合。8点,清华的队伍来到我们的校门。两支队伍会合后,发现两校各举各的校旗,缺少一个游行队伍总的旗帜。匆忙间,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负责人沈立义和袁淳增(丁望)找来几条白被单,拼成一个大横幅,然后把写有“抗议美军暴行大游行”九个大墨字的纸贴上,两边用大竹竿支起来,作为游行队伍的先导。这个横幅在游行过程中被拍摄下来,留存后世,成为中国现代史上的经典画面。

精彩推荐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